中文简体】【ENGLISH
站内搜索 关键字
   首页 律所简介 最新动态 法律法规 经典案例 团队介绍 精彩生活 留言板
文章导航
·【转】关于连带责任的追偿问题浅析
·王安语录
·卢武铉自杀:对沉重责任的彻底承担
·回归司法才能求得邓玉娇案的公正
·邓玉娇案彰显民意助推司法公正
·浅析《合同法解释二》
·最高法:严格审查退房案件
·“二审”《国家赔偿法》修订草案
·工伤保险条例拟修改 国务院法制办征求各界意见
·昆明卖淫案中被藐视的未成年人权利
·(转)唐骏假文凭之争议
·(转)世界杯赛赌球案
·(转)上海女研究生撞车案判决结果
·(转)还原黄光裕案
·(转)侵权责任法能否禁绝“艳照门”事件
 
您当前所在位置: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文章导航
昆明卖淫案中被藐视的未成年人权利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090819  访问次数:2863

据媒体报道,3月16日晚8时许,昆明市五华区博华学校六年级学生刘芳芳、刘莉莉两姐妹,在自家门口被警方制服。警方指控两人涉嫌卖淫,两姐妹的年龄分别为15岁与13岁。与两姐妹一起被抓捕的还有她们的父亲、母亲以及父亲的两名男性好友。3月17日上午,他们被集体释放。警方对此的解释是:没能抓到现行,认定她们卖淫的证据不足。

事发后,有网友撰文说,幸亏她们的处女膜完整,不然拿什么还她们的清白?其实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当事人无需自证清白,而是应由司法机关来举证。即使她们的处女膜破裂也可能是由运动、外伤造成的,未必一定是因为性行为所造成的。退一步说,即使她们之前有过性行为,不是处女,警方拿不出充分证据,也不能武断地指控姐妹俩卖淫。然而,如此令人啼笑皆非的“极端”的清白证据,在实际生活中并不鲜见。八年前轰动一时的“麻旦旦嫖娼案”,就使少女麻旦旦被警方抓捕后扣上了“嫖娼”的罪名,最终一纸处女鉴定还原了她的清白。为此,网友们非常愤怒,认为这种“极端”证据反映出个别公权机关的枉法,污辱了执法行为应有的严肃严谨,肆意侵入了公民的私权领域,使公民不得不为了自证清白而自辱。

对我来说,我最关心的并不是本案中的“嫖客王某某”是否实有其人,派出所是否跨区抓人,案件是否实际存在。因为后来昆明市公安局已专门为“3·16”小学女生卖淫案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在新闻发布会上,昆明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宇介绍说,目前市局已经针对该事件成立了调查组,当事派出所所长、刑侦中队长和4名当事民警已被暂停执行职务,五华区人民检察院也已介入调查此事。

在新闻发布会上,这位副局长特别强调说,经初步查明,3月16日晚,五华分局王家桥派出所得到线索,对王某某、刘氏姐妹涉嫌卖淫嫖娼进行调查。在依法传唤过程中,由于当事人不配合民警调查传唤,发生肢体冲突。几名当事人被带到派出所后,分别进行了调查询问。由于被调查人员中仅有王某某一人的陈述,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刘氏姐妹有卖淫行为,派出所未以卖淫嫖娼案进行立案查处,及时将被传唤人员结束传唤询问。因此,刘氏姐妹卖淫嫖娼案件不成立。

至此,一个实际上并不存在的“小学生卖淫案”,爆出了一个少数公安干警恣意枉法的新闻事件,更引出了一个公权机关肆意侵犯公民私权行为习惯的反思。

其他的事情我也关心不了,我只能关心关心在这个并不存在的案件中,被少数公安干警藐视的未成年人权利。

根据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未成年人依法平等地享有生存权、发展权、受保护权、参与权、受教育权。保护未成年人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要根据未成年人的身心发展特点给予特殊、优先保护,要保障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要尊重未成年人的人格尊严。

具体说来,未成年人的权利主要有:姓名权、国籍权、受教育权、健康权、医疗保健权、受父母照料权、娱乐权、闲暇权、隐私权、表达权和获得足够食物、拥有一定住所、获得其他基本生活保障的权利及不受歧视、虐待和忽视的权利等等。

在本案中,妹妹刘莉莉年仅13岁,不满14周岁,按《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即便违法也不应处罚。即使按《治安管理处罚法》第83条规定,警方传唤询问的时间也不得超过8小时,而刘家姐妹从当天晚上8点被限制人身自由,直到第二天上午才被释放,明显超过了8小时。更重要的是,按照《未成年人保护法》第56条之规定,公安机关在讯问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询问未成年证人、被害人时,应当通知监护人到场。公安机关在办理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刑事案件,应当保护被害人的名誉。我们看到,昆明五华的干警不仅没有履行正常的询问程序,也没有通知监护人到场,反而不分青红皂白,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刘氏姐妹俩全家带到了派出所。

据报道,同时被抓的姐妹俩全家六人都不同程度受伤,据说都受到了警方的刑讯逼供。法医鉴定刘家姐妹构成轻微伤,被抓的刘父的朋友普某两根肋骨骨折,构成轻伤,这已经达到刑事追究的标准了。但警方对此予以否认,所以,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民事赔偿。一个本来并不存在的治安案件,竟被当成了刑事案件,现在,所谓案件都已经不存在了,但问题好像还没有划上句号。比如说当地警方的“刑讯逼供”行为究竟是否存在,部分涉案干警是否追究其“刑讯逼供罪”的刑事责任等疑问,似乎还没有做出结论。仅仅停职不一定能够说明什么,说不定又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按一般的“伤害”案件草草处理了事。

但受到侵害的人是无法简单了事的。姐妹俩的父亲说:“即使清白了,能复学了,两个女儿也要转校,否则,这书没法念了。”而被指控为“卖淫女”的刘芳芳、刘莉莉,第二天开始就没有去上学了,也不敢出门,因为她们怕,“怕别人说我们是‘做那个的’。”其实,这两姐妹都是老师眼中的乖学生。现在,乖学生却不敢在上学了。

这是谁的责任呢?

综上所述,两位未成年人的受教育权、受保护权、生命权、健康权、隐私权、闲暇权乃至受父母照料权和免受恐惧的权利等不同程度地遭到了侵犯。从法理上讲,权利被侵犯了,除了将获得法律的救济之外,法律还要对权利侵犯人进行必要的惩罚。当然,这些事情可以交给法律专业人士去负责。但是,在本案中好像还没有看到律师的身影。也许,该考虑由律师来主张权利、行使权利了。

在我看来,藐视未成年人权利的人实际上就是在藐视法律,藐视我们民族和国家的未来。所以,涉案干警仅仅停职能够表明承担责任了吗?仅仅民事赔偿能够弥补姐妹俩从身心到身体受到的损失吗?

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不是一个只对本案有意义的问题,而是一个需要全社会来共同思考与研究的答案。


版权所有©上海钟颖律师事务所
电话:(+8621)33625191; 传真:(+8621)33625192
地址:上海市国权路43号财富国际广场银座509室 邮编:200433